秋元柚也

用来看看亲友的lof
微博@秋元柚也
b站@秋元柚也

【花宁】蝉与柚子与十五夜

嗚哇我先轉發吹爆油油 我永遠喜歡我搭檔😭愛你

芥末馅辣粽:

给搭档的伪生日贺礼,希望猪猪在今天能开心一点,不再为他事所困。
@秋元柚也


有蝉鸣聒噪的夏天即将过去,喝了一半的罐装碳酸饮料被搁在长椅上,黏腻的空气在树荫下被同化成水汽,就连呼出的气息里都有着充盈的明珠,啪啪嗒嗒荡在心弦上。这里的花子君不是厕所里的怪谈,是顽皮到令人怜爱的阿普。


阿普咂咂舌,把差点滴出来的饮料卷回唇边吸吮。他们正躲在花园里能供以小憩的木椅上偷住剩下的阴凉,八寻的神经像是泡在泛着沫的碳酸里不知所然,花子君先前好像握住了她的手,少年白净的手上能隐约窥到一些微突的血管,教人琢磨不透。


她掌心里沁出细汗,急急忙忙抹在乳白的体操服上。而阿普好像没察觉到似的,一双琥珀色的眼眸里满溢促狭与欣喜,厚重而美丽的,浓稠而单纯的。恍惚间与那个收到便当的花子君有了重合,他们都笑得那样欢喜不拘。八寻长舒了口气,指甲有些长了,刮在肉上痛了一瞬间,她复而扭头偷偷地朝阿普瞧去,阿普被摇曳的阳光罩住,正对她眯出一个甜丝丝的笑颜。


胸腔里的心脏加快了跳动速度以示抗议,八寻赶忙把头转回来望着面前的花坛,指尖扣住木椅的缝隙,悸动从胸口传递到脚后跟,痒得她蜷起了双腿。少年故弄玄虚的嗓音悠悠传入耳中,她也听不到了,只觉得有柠檬的味道萦绕在鼻尖,酸涩又甜美的,仅此属于他们俩的秘密时光和耳语,是这般甜蜜又令人上瘾。


“八寻、八寻。”阿普念叨着,声音直腻得人心里发慌,“你看看我嘛。”他巧妙地拿舌尖在上颚抵了一圈,逡巡似的又转了回来,勾出八寻的姓名。


说着就去握住八寻正紧紧扣着椅子的手——她一个激灵,竟然没能反抗。这是有温度的、有存在实感的,少年掌心竟然也附着层薄汗,两只相互覆盖的手在愈发低迷的蝉鸣中显得欲盖弥彰。


八寻低低地说:“我有在看的呀…花子君。”


“唔呣?”阿普正举着易拉罐猜测能不能投进对面不远的垃圾篓,偏过头来疑惑地看向八寻,“花子君是谁啊?”


八寻倏地愣住,仿佛所有蝉鸣在这一刻都消失了,热烈灿烂的阳光定格住融进碳酸味道的水汽里,眸中有浮光跃动似水。少年的白衬衫、不安分的翘发,都昭示着他的存在。喉咙好像是被饮料黏住了,柚子味的,有些酸。


“没有什么,阿普。”八寻的声音轻飘飘的,她觉得这样也很好,只有一个活泼而无忧无虑的阿普,柚木普。


柚木普。她呢喃,指尖几近微不可查地在阿普的手上蹭了一下,这个柚木普的灵魂乃至内躯是完好无损的,正如十五夜之时无暇的圆月。


“哎,”这时候花子君的声音响起来,“我在的呀,八寻。不过阿普是谁?”


她猛地惊醒,闯进眸中的是圆月垂挂在天空里,秋风凉爽,花子君和勿怪在一旁端着和果子,月光浅浅勒出了少年幽灵的面上轮廓。


花子君压低了声音,尽可能地把身子压下去凑在八寻耳旁说道:


“你看这月亮,是不是很好看?”

你爷爷的关注更新了系列(。)近期除了稿子就是些小杂鱼💦开学了没怎么碰电脑eeeee
p2、3是新的女儿犬目宿溧凓

好久沒發東西。開了質問箱 鏈接在評論

为了还原电脑上颜色调了p1(。)p2原图

啊……衣服的话川川那种就是理想型了……

佐子的印象……!百分百会被打脸的感觉

川川太牛逼了

Doom_淙川:

(自己印象)的伪全员  阮哥和秋哥是照广播剧封面来的(
想咕手书   码一下人设  但之后动画出了我就尴尬了(……